八零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君臨星空 > 第七百零二章 看不透

第七百零二章 看不透

    原始星門、淺紅虛空名師閣。

    諸多目光聚焦在韓東一人,可謂是萬眾矚目。這些原始名師們情不自禁的爭論起來:“什么至高存在的子嗣,絕不可能。”

    “至高存在誕生子嗣,極其艱巨。多少個紀年以來,根本沒有人族至高存在誕生子嗣的事情……況且這等子嗣的誕生,必有千千萬萬的宇宙異象為之恭賀,為之慶祝,恐怕不輸于恒宮級生命晉為亙古天王的星空檢驗之奇景。”

    “沒錯,相比于至高子嗣,我更傾向于韓東牽扯到了命運道則。”

    名師們相互傳音,暗暗觀察韓東的一舉一動,各自進行著分析。

    譬如韓東的謹慎性格,具有歷經生死搏殺的剛強信念,屬于有情有義的修煉之人。

    又或者韓東的生命基因與靈魂意念極為不協調。

    甚至韓東心有思鄉想家的愁緒,都能分析而出。

    然而。

    就算這些名師的眼力,再怎么銳利刁鉆,仍然看不出韓東有什么特殊:“照這么看來,定是命運無疑。”

    命運道則,此乃高遠古老的星空本源。

    以生命基因為例:基礎特質、上佳特質、玄奧特質、終極特質又名終極玄奧特質。當這些特質演化到了極限狀態,就有資格碰觸宇宙星空的本源!

    星空本源,即為道則。

    至于道則的概念,哪怕這些原始名師也知之不多。

    饒是博聞廣識,他們也只聽過一些與道則相關的概念道則代表著萬事萬物的運行軌道或軌跡。

    一切皆是道則。

    但又不是道則。

    “我聽過一句。”第一個拒絕韓東咨詢的宮皓名師,輕聲道:“道則就是變化之本。不生不滅,不增不減,無形無象,無始無終,無所不涵,其大無外,其小無內,亙古不變。”

    亂七八糟的。

    眾多名師聽得稀里糊涂,搖頭不語。

    緊跟著。

    以‘正在沉睡’為借口,拒絕韓東咨詢的名師,此時傳音:“說白了,道則就是無極無窮的變化奧妙,萬事萬物的本源,永恒不朽的真理!不過,咱們還是別討論了,瞧瞧那韓東。”

    說著,他看向韓東,諸多名師也齊齊看向韓東。

    名師閣內,小橋流水,奇花異草彌漫異香與異象,嘩啦啦的河流正在汨汨流淌,兩岸皆是一間間有原始名師坐鎮的靜室。原始名師,即原始星門的名師。

    原始天才韓東,即將敲響第六間靜室的門。

    其內并非原始名師!

    而是亙古名師!

    由人族強者親自吩咐,來自亙古星門的名師,顯化一道虛影分身,坐鎮第六間靜室!

    盡管消息隱秘,但在場的原始名師全都知曉,明白這則隱秘的重要性,不可能向外透露,更不可能告知韓東。

    “快看!”

    “他敲門了!”

    這些原始名師屏住了吐息。

    不止如此,站在第六間靜室門前的韓東也有點緊張忐忑,自己運氣總不至于那么差,好不容易來到原始星門名師閣,所有名師盡數忙碌無暇?

    咚咚。

    韓東止步門前,輕敲晶門。

    晶瑩剔透的靜室門,閃耀神秘莫測的符號,宛若一面輪轉生死,分割光暗的玄奧世界。尋常恒宮級都要沉浸,忘卻凡俗雜事。

    “進來吧。”

    內門傳出無悲無喜的平淡聲音。

    語畢,門開,韓東不由自主的步入靜室內部,甚至忘卻了身旁的木魚。

    木魚搖搖頭,轉身離開了。

    這間靜室的晶門也瞬間閉合,木魚看不到其內景象,諸多原始名師們也看不到一絲一毫,只能暗暗惋惜。

    亙古名師啊!

    凡是在荒古殿堂擔任名師的人,皆有不俗造詣。而亙古名師與原始名師之間具有巨大差距,仿佛皓月之光與螢火之光,實乃截然不同的兩個層面。

    “真是幸運的天才。”

    “得到亙古名師的指導,恐怕升入太初星門都有少許希望。”

    原始名師們暗暗慨嘆,相繼收回目光。

    ……

    第六間靜室內部。

    浩浩蕩蕩的乳白空間,一覽無余。

    饒是星光級巔峰的強橫目力,韓東依然看不清乳白空間的邊緣,好似一個生命星都可以擱在這兒。

    “這位名師叫什么來著。”踏入第六間靜室的同時,韓東眸光就落在極盡遙遠之處的偉岸背影。

    他想起一個問題。

    剛入靜室,他忘記查看這位名師的名字。

    此人背對著韓東,穿著衣角碰觸靜室地面的黑色長袍,仔細觀察便能感到重重疊疊的無數幻影,仿佛包涵無窮盡的摺疊空間,中間分隔白色痕跡,黑暗二色形成了宇宙星空。

    似真似幻!

    似黑似白!

    似乎萬事萬物的顯化!

    “我的天,絕對是虛洞級之上的存在。”韓東暗暗咂舌,星光級感官對于這道背影的感知映照,竟然比整個太陽系還要廣袤!

    剎那后。

    此人嘴角勾勒淡笑的轉過身,注視韓東。

    “韓東。”

    他的嗓音帶有莫名磁性,平平淡淡的聲音卻如同空間炸裂,傳入耳邊,炸裂在內心深處。

    韓東心靈都在發顫。

    “你喚我戌名師即可。”他的臉龐晶瑩剔透,黑眼黑發,眉心部位烙印著一簇跳動火焰,幾如恒星內部誕生的宇宙生命。

    “戌名師。”

    韓東連忙道。

    這位高深莫測的戌名師,與地球人相差仿佛,令韓東心生熟悉。但內心卻有直面天地蒼穹的窒息滋味,如同一葉扁舟普通人,置身于萬重海嘯正前方,不可抑制,心驚膽戰。

    韓東心中驚詫:“虧我一直以為自己意志強橫,無懼外界影響。可是單單戌名師的聲音,就讓我產生敬畏的生命本能。”

    若是這個想法,被原始名師們得知恐怕要捧腹大笑。

    亙古星門的名師,專門負責教導星空人族的亙古天王,一位亙古名師的珍貴程度甚至超過一位真正的亙古天王!

    下一刻。

    戌名師注視韓東,閉目沉思了一會兒,緊跟著盤膝坐在半空:“我知曉你的來意,也看到了你的疑惑。”

    韓東張了張嘴,竟無言。

    不可能吧。

    他有點不信,只聽戌名師平靜無緒的開口道:“你在仰望天尊。主觀情緒希望自己成為天尊,向往天尊樹立薪火山的威嚴。但在客觀理性,自己否定了這個可能,因為你深知天尊的高不可攀。”

    韓東不禁動容,面色巨變。

    此乃潛意識想法。假如戌名師不開口講出,他自己都察覺不了。

    戌名師睜開眼睛,看著韓東的黑白瞳孔:“針對這個問題。我給你兩個解答。”

    沒等韓東再問。

    戌名師平淡開口,無波瀾,無起伏。

    “夢想式回答:你是對的。不想成為天尊的天才絕對不是一個合格的人族天才,沒有夢想,與常人無異。”

    “標準式解答:癡心妄想,你必須改變心態……你想成為天尊,你知道人族天尊象征什么意義?你以為憑借墨臺傳承,憑借對命運軌跡有所感知,憑借這些就妄想成為人族天尊?”

    言罷。

    韓東臉色登時巨變。

    這些隱藏心底的隱秘,竟然被眼前的戌名師一口打破。

    緊跟著,戌名師眼眸瞇起,仔細打量了兩眼韓東,幽邃目光似乎能夠洞悉萬事萬物:“恩……生命基因凝成一門可以轉修終極特質的玄奧外加三個基礎特質,靈魂空間凝成四千一百零三個意識節點,的確不錯,但也僅此而已。太初級天才就是你的上限。”

    “假如一位至高天尊或者亙古天王坐在我面前。”

    “我根本無法看透至高天尊或者亙古天王的靈魂本源與生命本源。”

    言罷,戌名師似笑非笑的看著韓東,仿佛在問‘你有什么底蘊我沒有看透’。

    韓東怔了怔,閉口不言。

    看不透……

    靈魂本源與生命本源……

    他驟然想到靈魂空間的至為特殊玄奇之處,由靈感晶鉆再到靈念晶鉆從而演化生成的靈魂晶鉆,屹立在靈魂空間正中央,戌名師并沒有給出相應解釋。

    “那么。”

    戌名師瞧了眼韓東,眼底閃過沉吟之色,笑著開口:“我給你舉個兩個例子吧。”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址:m.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彩友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