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我是虛擬現實游戲公司總裁 > 第六百三十一五章 一場別開生面的歡迎會

第六百三十一五章 一場別開生面的歡迎會

    趕往警察局的路并不順利。

    最主要的原因,是這個城市太大了。

    姐潭市是一個一看上去就能看出來的,非常發達的大都市,它的面積就算不能和現實中華國連續擴大了好幾圈的圣京,或者不斷吞并了好幾個區的滬市相比,也不會小于任何一個其他省會城市。

    據沈鳴拷問來的信息了解,警察局在市中心,城市的最中央區域。

    要知道,在現實中我們想要從城市的邊緣郊區趕往市中心,乘坐公交車的話,差不多也好好幾十分鐘,有些大一點的城市,近一個小時也是有的。

    姐潭市現在已經完全混亂了,道路上到處都是橫七豎八被拋棄的汽車,很多路段都被這些無主的車輛堵得死死的,人步行都要想辦法從車子上翻過去,公交車這種東西自然是不可能繼續運營的。

    而且可以看出,這個游戲設定的應該是一個近未來的世界,里面很多科技都要比現實中更加先進一些。

    就像那一長條懸浮在主干道上空,有五六樓高的那條懸空鐵軌,它的支干被牢牢的固定在周邊的那一座座大樓上,將它們當做橋墩,在蜿蜒曲折的馬路上空又搭建了一條天橋。

    這條懸空的“道路”上行駛的不是普通的車輛,而是倒掛在懸空鐵軌上的有軌列車,和現實中常見的地鐵有異曲同工之妙。

    可惜目前這條懸浮軌道的很多路段都被不知名的力量弄斷了,那些列車也有好幾輛從半空中墜落,砸在街道上。

    還是街道上那些普通的汽車,看上去比現實中的車子更加圓滑,設計也更加前衛時尚,只可惜它們在這擁堵雜亂的街道上再也發揮不了作用了。

    交通徹底癱瘓,沈鳴也就只能讓自己的兩條腿呈反復前后交錯運動,往市中心而去。

    一直走路當然是很辛苦的事情,但也正是因為這一步一步慢節奏的前行,讓沈鳴進一步的了解這個城市的混亂程度。

    交通斷絕只是這片混亂造成的后果中,最輕微的一種顯現,更加嚴重的,是尸體,是隨處可見的,各式各樣的尸體。

    他們有的直挺挺的倒在地上,身上能夠看見清晰的傷口;有的由于車輛相撞,撞破了前擋風玻璃,趴在引擎蓋上;有的不知道怎么回事,被繩子吊在了路燈上;有的十幾具被堆在一起,一經過那邊,就能聞到驚人的惡臭;還有的好像是從高空墜落的,在人行道上摔成軟綿綿的一灘……

    無論是血腥味還是尸臭味,無論是發黑的死人皮膚,還是腐爛尸體上蠕動的蛆蟲,都在一波又一波的沖擊著沈鳴的感官,考驗著他的胃部控制力。

    當然,還有些其他的,不那么讓人沮喪的發現。

    比如沈鳴考驗很明確的發現,這里應該是一座西方城市,城市中的大部分人都是白種人,少部分是黑種人,黃皮膚黑頭發的人種到目前為止,他還沒在尸體中發現。

    另外,這座城市里也不全都是罪犯,還是有平民的,比如說在一部分公寓較多的區域,或者平民社區,能不時的看到一些被組織起來的平民自保隊,他們有男有女,有老有小,在主要的道路構筑了街壘,由一部分強壯的男性拿著武器守住區域的關鍵位置。

    沈鳴甚至遇到了一個黑幫圍攻一個平民自保區的事件,發動能力,幫助了一下這幫可憐人。

    只是即便他表明了自己超級英雄的身份,這幫結社自保的平民還是對他一臉警惕,眼神里全都是質疑。

    好在通過一輪交涉,他終究還是換得了通過這個街區的資格,不需要另外找道路繞路了。

    除了居民區,還有商業區,可惜不難看出,這邊早就被人掃蕩過了,尤其是提供食物的超市,和提供藥品的藥店,大多都被扒爛了大門,砸碎了窗戶,貨架上面搶得空空蕩蕩,干干凈凈,沈鳴只在一家運動服裝店,給自己挑了一套合身的,可以平時穿的休閑運動服。

    這也不難理解,一個大型城市每天消耗的物資數量是極為龐大的,尤其是各類新鮮的食物,那幾乎是每天都要大批量從周邊地區往城市內運送的。

    就像現實中華國的菜籃子工程,在政府的同統一安排調度下,一般的地級城市每天早上三四點的時候,郊區就會有數百輛大大小小的貨運車輛開進城市,將里面新鮮采摘的蔬菜,剛剛屠宰好的肉類運抵各個大型超市,菜市場,分發站,然后再由這些地方,分批送抵各個餐館,各個小型超市……

    西方雖然不叫這個名字,但相應的機制也是有的,只是以姐潭市目前這個狀況,想必城外其他地方的食物是運不進來的,城里的人只能吃存貨。

    而饑餓是一種很可怕的東西,雖然現在姐潭市各個勢力之間的沖突還不算劇烈,可一旦城內的食物消耗殆盡,想必到時候情況將更加惡劣。

    當然,如果城里幸運到有一個什么能夠憑空創造出食物的超能力者,那就另當別論了。

    除此之外,隨著不斷的靠近市中心,沈鳴也發現了另外一些值得注意東西。

    比如說從中間斷成兩節,倒塌了一半的大樓;比如說淺淺的印在柏油馬路上的,巨大的,好似怪獸的腳印;比如說地面上一個十米多直徑,一米多深的圓形大坑;比如說一輛輛被什么東西踩成鐵片的小汽車,裝甲車,坦克車;比如說一座大樓表面,仿佛被什么東西腐蝕過一般,兩面墻的墻體都變成了坑坑洼洼的黑色……

    全部一看上去就非常的觸目驚心,讓人浮想聯翩。

    一路前進,一路觀察,一路殺殺殺,一路電電電,終于,沈鳴看到了姐潭市警察局的總部大樓。

    這幢大樓并不算高,也就十二層,墻壁上面繪著一個大大的警徽,警徽下面是“姐潭市警察局”六個大字。

    不過這幢大樓一看就知道是飽經過戰火的,墻面上大塊大塊好像被火箭筒轟擊過一般的凹陷,以及火藥燃燒后剩下的黑色斑駁;整幢大樓外表的窗戶幾乎沒用一扇是完好的,全都變成了窟窿;大樓外面的街道上,則用燃燒殆盡的汽車殘骸,一些不知道哪里搞來的沙包,鐵條,石塊構筑了一圈三米多高的圍墻,將大樓以及它旁邊的幾幢大樓都包圍在了中間。

    在這堵簡易圍墻,以及后面大樓黑黝黝的窗戶,以及總部大樓的樓頂,不時的能看到一些影影綽綽的人影,這些人影無一例外,全都拿著武器。

    沈鳴沒有急著靠近,而是找了一個附近的大樓,從樓梯走了上去,找了一個人去樓空的辦公室,小心從窗戶里探出頭,開始仔細查看警察局那邊的情況。

    這當然還是出于他一貫的謹慎,雖然在任務簡報里說警察局這邊還有軍警在抵抗,但事情往往是瞬息萬變的,誰又知道這些人現在還在不在抵抗呢?盤踞在這里的,會不會是另外一個大型的犯罪組織呢?

    想要盡量把事情做好,盡量規避風險,那就需要盡可能的搜集情報,制定預案,將意外性降到最低。

    觀察了一會,沈鳴發現,警察局總部那邊的巡邏的人里面有不少人都身著藍色的警服,包著黑色的防彈衣,甚至還有不少灰綠色迷彩軍裝的士兵,甚至在大樓的門口,還停著兩輛裝載著車頂機炮的裝甲車。

    看樣子倒不像是是罪犯黑幫,但衣服這種東西是做不得數的,把這里的人殺光,剝下他們的衣服來穿,也是有一定可能的。

    又觀察了一會,沈鳴目光一凝。

    只見就在旁邊另一個岔路上,正有一隊人緩緩的靠近警察總部大樓這邊,這幫人中領頭以及斷后的,也是幾個穿著警服和軍裝,帶著頭盔的人,而被他們包圍在中間的,則是十幾個穿著各異,看樣子是平民的人,這些人有男有女,還有幾個孩子,其中幾個人背上還背著鼓囊囊的背包。

    這一行人在總部大樓的簡易圍墻前戰了一小會,圍墻那邊就移開了一堆東西,給他們讓出了道路,這一行人便走了進去,其余幾個走進了總部,而其中一個警服的人則帶著那幫平民走進了警察總部后面的一幢大樓。

    拜虛擬現實游戲的身體補完系統所賜,沈鳴原本現實中的近視與散光不復存在,視力好得很,雖然距離稍微有些遠,但可以看出,這十幾個平民不像是被強迫的,走路有些隨意,對面的人也沒有呵斥,動手之類的行為。

    看來是沒錯了,這幫人確實是還在抵抗,還在維持城市和諧的軍警!

    想到這里,沈鳴轉了個身,便下了樓,當然,他還是身穿著那套無論穿戴都非常困難的超級英雄定制制服。

    “什么人?停下!”剛剛出現在簡易圍墻上軍警的視野中,對面的喝止聲就傳了過來:“我命令你停下!表明身份!不然就開槍了!”

    和之前在橋上不同,沈鳴停下了腳步,一邊晃了晃手上的超級英雄證,一邊壯起膽朗聲道:“我是和諧者聯盟新派來的超級英雄,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

    對面一片嘩然,然后漸漸隱沒,沒有了聲音,當然也沒有回應。

    等了一會,差不多有三分鐘,對面才又響起了一個聲音,那是一個有些沙啞的男聲:“請不要靠近!我們會派人認證你的身份!我再重復一遍!請不要靠近!”

    從鼻子里出了口氣,沈鳴沒有抬腿。

    不多時,和剛才一樣,一小塊障礙物被移除,三個全副武裝,帶著頭套和頭盔,分別手持大型防爆盾,步槍,沖鋒槍的迷彩服軍人邁著小步靠了過來。

    “請出示您的證件!”說話的是那個拿防爆盾的,其余兩人將手中的槍口死死的對準了沈鳴。

    沈鳴將手中的身份卡遞給他。

    他從防爆盾后面伸出手來,接過身份卡,反復看了看,又遞回來,然后道:“由于設備有限,我們無法判斷身份卡的真假,請你再把你的專屬手機拿出來!解鎖后讓我看下界面!還有和諧者聯盟的專屬app!”

    要不要這么謹慎?我要是解鎖了手機他不會來搶吧?不過不怕,這么近的距離,除非他是五階的橡膠能力者,或者空間能力者,否則我一旦爆起發力,就能迅速將他們擊殺!

    想到這里,沈鳴還是從腰間的一個硬皮口袋中拿出了手機,用臉刷開,跳到了主界面,然后再又點擊了一下專屬app,打開了開來。

    那人看了看手機界面,又和旁邊的同伴互相看了看,語氣中帶著不確定:“您真的是超級英雄?和白鳥俠先生一樣的那種超級英雄?”

    “是的。”沈鳴認真的點了點頭,然后稍微泄露了一點情報:“而且我也白鳥俠一樣,都是第五階的超能力者。”

    可是那個領頭的人聲音里沒有原本預料的那種喜悅,而是隱隱透著股無奈:“既然是這樣……好吧,那你跟我們來。”

    雖然對他們的態度有些不解,但沈鳴還是跟著他們走進了缺口,走進了小圍墻內。

    圍墻里的人比沈鳴猜測的要更多些,差不多有三四十個,全都拿著槍,眼神銳利,像是欣賞動物園里的大熊貓一般,將沈鳴圍在中間,手中的槍口半放,好像隨時都會抬槍射擊。

    領頭的那個持盾軍人小跑兩步,走到一個穿著黑色皮衣,腰間別著兩把大號銀色手槍,留著短寸頭和絡腮胡,看上去四十多歲的壯漢面前,對他小聲報告著什么。

    絡腮胡上前兩步,聲音沙啞:“能把手機再解鎖一遍,讓我們確認一下么?”

    “哎~”嘆了口氣,沈鳴不得不再一次掏出手機,解了鎖,并且身邊展示了一下。

    在四周的一片驚呼聲中,絡腮胡又仔細看了看手機界面,然后點了點頭:“好吧,我相信你是新來的超級英雄了!”

    “你是這里的負責人?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發生了什么?那個白鳥俠又是怎么失蹤的?”沈鳴心中有著太多的疑問,恨不得一下子全部問出來。

    “我是詹姆斯警長,算是現在這里的臨時指揮者吧,嗯……局長還有副局長他們都已經犧牲了。”絡腮胡伸出手來:“至于其他問題,我們進去再說吧。”

    沈鳴也伸出手和他握了握,然后兩人一同走進了警察總部大樓。

    總部大樓里有些雜亂,就連走道里都堆滿了東西,有一袋袋的面粉,有一箱箱的子彈,有一把把斜倚著的槍械,有幾個房間里,還有躺在簡易的床上,身上裹著繃帶,偶爾呻吟幾下的傷員……

    兩人徑直順著安全樓梯上了三樓,走進了一個房間。

    這個房間很簡單,看樣子是一間辦公室,中間是一張大號辦公桌,墻角有一張折疊床,墻壁上還掛著一張非常詳細的,整個城市的大地圖。

    “這里是我的辦公室和臥室。”絡腮胡稍稍介紹了一下,然后聳了聳肩:“不好意思,現在沒有電,沒法沖被咖啡招待你。”

    “沒關系。”沈鳴擺擺手:“我也是剛到姐潭市,對這里的具體情況并不清楚,你能給我稍微解釋一下么?”

    “當然可以。”絡腮胡面色沉重:“我只能說,現在的情況非常的嚴峻,這座城市已經徹底變成了罪惡的老巢,幾乎每時每刻,城市里都有成百上千的無辜者死去,而罪惡的力量遠比我們要強大,我們這些人,能守住周邊的幾個街區就已經是竭盡全力了……”

    沈鳴聽出了他的話外之音:“放心,不需要你們確切的支持,你們繼續維持現狀就好,我只想知道,這個城市里的一些情報,比如有那些大型的犯罪組織,或者高等階的超級罪犯之類。”

    “噢……那個……我們照著地圖說吧。”聽了沈鳴的解釋,絡腮胡看上去有些不太好意思,站起身,走到墻壁上的地圖旁邊。

    然后,他開始了介紹:“你看,我們現在是在這里,差不多是城市的最中心,目前能影響庇佑的范圍也就這么大,從這里到這里,差不多四個街區的樣子,我們征發了附近街區所有的成年男子,一起抵御外面的惡人,搜集物資,每天都有人犧牲。”

    “由于本市之前的治安狀況就不太好,所以在異星事件發生后,由于超級罪犯的加入,城市里犯罪組織迅速泛濫,大大小小不知道多少,它們每天都在四處侵襲,搶占地盤,凌辱,搶劫普通人,彼此之間更是不斷的互相火并,合并,分裂……所以現在市內具體有多少犯罪組織,其實我們也說不上來。”

    “不過這些都是小組織,不值一提,白鳥俠先生在的時候,掃滅他們輕而易舉。關鍵是幾個大組織,原先有四個,被白鳥俠先生擊潰了一個,現在還剩三個……”

    “哦,被擊潰的是原先占據城市南邊這片區域的‘血鱷幫’,他們的老大查加耶夫原先是一位地下黑拳手,異星事件后,覺醒了五階的變身系超能力【鱷神】,組建了‘血鱷幫’,他能夠化身八米多高的巨大鱷魚,身體龐大,力大無窮,就連t29坦克的專用穿甲彈也無法穿透他皮膚,讓我們根本束手無策,好在由于他的威脅性太大,白鳥俠先生優先選擇解決他,和他在城南大戰了一場,成功將他擊殺,并且徹底摧毀了‘血鱷幫’,只可惜還沒等我們穩定好城南,白鳥俠先生就失蹤了……哎……”

    “另外三個大型勢力分別是盤踞在城北伊斯頓化工廠的‘紫色骷髏會’,他們的老大道爾頓原本是工廠的一名普通工人,在異星事件時不小心墜入了化工廠的反應罐中,使他原本的能力發生了變異。據我們已經得到的情報分析,他現在應該也是一名五階的超能力者,原本的能力可能是【水化】,能夠化身成水,但現在,他能夠化身成一大片深紫色的特殊液體,帶有極強的腐蝕性,只需要一秒鐘,就能將人徹底化為白骨……之前白鳥俠有和他交過一次手,只是兩人都無可奈何對方,最后不了了之了。”

    “還有一個是凱瑟琳小姐領導的薇恩集團,位于這里,城市西部,薇恩集團是本市原先的經濟支柱,也是我們北米洲最大的民營武器制造公司之一,他們公司制造的高科技武器暢銷全球。作為本洲最大的天才之一,凱瑟琳小姐這一次異星事件時,同樣覺醒了五階的超能力,我們稱之為【星隕】,她能夠召喚非常巨大的石頭砸落大地,威力非常驚人,原先擊退過好幾次‘鱷神’查加耶夫帶領的襲擊。”

    “幸運的是,凱瑟琳小姐是個善良的人,她的薇恩集團并沒有淪落為犯罪組織,只是占據了城市西部的一小塊地方,同她公司的雇員一起,在集團駐地守護他們的家人。在之前白鳥俠先生在的時候,凱瑟琳小姐甚至多次與我們合作,給我們提供了一大批的軍火武器和食品藥物,這才使我們支撐到了現在。可惜在白鳥俠先生失蹤后,薇恩集團那邊就和我們斷絕了聯系。”

    “最后一個就是城市東邊這里的哈哈島了,這里歷來都是本市的貧民區,犯罪率居高不下,環境也非常復雜,之前和平年月的時候,就連我們警方也極少會前往哈哈島執法,說是法外之地也不為過。”

    “不過那里暫時還算不上多大的威脅,在異星事件后,哈哈島就被一大片的迷霧籠罩了起來,誰也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事情,我們派過去查看的人也沒有一個回來,白鳥俠先生剛來的時候,也去探查過,進入了迷霧一個多小時才出來,除了告誡我們不要再派人過去之外,卻沒有向我們解釋什么……”

    聽到這里,沈鳴再也忍不住了,他張口發問:“那白鳥俠的失蹤,會不會和這個哈哈島有關?比如他可能就在那個島上?”

    “不。”詹姆斯探長搖搖頭,聲音里帶著濃濃的無奈:“和哈哈島無關,白鳥俠先生的失蹤,是因為受到了x先生的邀請,參加了x先生的游戲……”

    “x先生?那又是什么人?”沈鳴表示不解。

    “x先生不是什么人,他是個魔鬼!”頓了頓,詹姆斯探長強調道:“他是真正的魔鬼!”

    可以聽得出,他的聲音里帶著無法掩飾的恐懼。

    “魔鬼?變身系還是超人系?他能夠變身成神話傳說中的魔鬼?”沈鳴繼續表示不解。

    “不。”詹姆斯探長咬了搖頭:“他……”

    說到這里,詹姆斯探長聲音戛然而止,是那種非常突兀的戛然而止,就像正在播放的音樂被突然按下了暫停鍵。

    “他怎么了?”沈鳴追問。

    詹姆斯探長抬起頭,微微側著,嘴角上翹,眼睛瞪大,死死的盯著沈鳴,表情和之前截然不同。

    他的表情從原本的嚴肅深沉,一下子變成一種非常詭異的乖張與瘋狂,只是變了一下表情,就好似完全變了一個人一般。

    他的聲音依舊沙啞,語氣里卻滿是輕佻:“你就是新來的超級英雄啊?”

    “啊?”沈鳴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先自我介紹一下。”詹姆斯探長語出驚人:“我……就是x先生。”

    然后,他的右手抬起,手中握著的,正是他之前別在腰間的大口徑銀色手槍。

    可是這把手槍卻沒有指向沈鳴,而是對準了他自己的太陽穴。

    他的臉上笑容不變:

    “歡迎來到我的城市!”

    緊接著。

    “呯!”

    槍聲響起,頭顱炸裂,腦漿四散。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彩友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