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詩與刀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好兒子,好侄子(4000)

第二百六十一章 好兒子,好侄子(4000)

    遠處的塵土飛揚越來越近,秦東早已站在了商隊最頭前,等候那一隊人馬到來。

    來人兩百余,顯然是附近勢力較為大的一股,沙盜或者馬匪,都是稱呼,甚至這些人并非只靠劫掠,也做一些生意買賣,買賣人口,買賣鐵器,買賣馬匹駱駝,都是營生。

    布巾遮口鼻,甚至也用較為透光的紗布遮眼睛,都是為了防風沙,大漠隔壁里馬隊飛奔,頭前之人還好,后面之人,沙土飛揚,唯有如此。

    領頭的漢子到得頭前,也不張弓搭箭,也不拔刀持槍,而是一邊勒馬,一邊去解臉上的布巾,待得馬匹停在了秦東身前不遠,已然開口大笑,一口的西北漢話:“秦老頭,你還沒死呢?我還以為你死了,快兩年沒見你了,還想著要不要派人到秦州給你上個墳呢?”

    這話聽到秦東耳中,便也是滿臉的笑。只是聽到秦東兒子秦伍耳中,便是眉目一獰,有人這般說自己的父親,想來大多數人心中可定是不爽利的。

    便聽秦東答了一語:“今年不死,明年后年,大概也就要入土了,上墳就不必了,這回過道,少些錢財就是,就當是上墳的花費了。”

    那漢子聞言卻是擺擺手,說道:“你看此番,這么大的商隊,往這里過路的,就屬你秦老頭隊伍最大,這回比以往好似又多了不少貨物,不跟你漲價也就罷了,哪里還能少了錢,老子麾下的弟兄也要吃飯養家,若你是真死了,來日必然派人去與你上一炷香。”

    漢子一口的漢話,可見這人還真是個漢人,張掖之地,雖然是拓跋部的地盤,但是漢人當真不少,興許不一定比拓跋人少。這也是自古的繁衍生息,從大漢到大唐,千多年下來,漢人依舊是這里主要人口。

    便是這幾語老去,今日之事,大概也就這么過了,秦東也并未有再討價還價的心思,而是轉頭與另外一個老頭示意了一下,那老頭轉身往車廂圍欄之內而去,大概就是去取銀子了。

    未想到一直不曾言語的秦伍忽然開口問了一句:“過這條道需要多少錢?”

    秦東見得自己兒子主動來問,以為秦伍起了走商的興致,立馬答道:”李頭領的地盤,一千四百兩。“

    李姓,顯然就是漢人,西北之地,李姓極多。只因為李唐中心,就在西北。這里姓李的,要是家中有族譜,大多都能往大唐皇族扯上關系,就如織席販履的劉備,也能說自己是中山靖王之后是一個道理。

    秦東聞言,抬頭去看不遠處的那個李頭領,忽然揚聲一語:“兩百騎,攔路就要一千四百兩,這是何道理?憑得那兩百人不成?”

    秦東話音不小,看似說給自己的父親聽的,好似又是說給對面那個李頭領聽的。

    這話語自然聽得李頭領眉頭一皺,卻還是笑問一語:“秦老頭,何人說話?”

    秦東連忙答道:“李頭領,這位是犬子,第一次走商路,年輕氣盛了些,勿怪勿怪!”

    秦東自然是回旋,也是解釋。李頭領聞言倒是擺擺手,說道:“年輕氣盛啊,年輕人終歸要長些見識,往后可是你這兒子帶人行商?”

    這句話倒是把秦東問住了,秦東雖然已經死了心,卻還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想了想方才說道:“興許犬子是不走這條道了。”

    秦東又轉頭去看剛剛從山頭下來的種師道,有一言沒有說出口。秦東似乎真看上了種師道。

    不想一旁的秦伍聽得那李頭領的話語,讓他直感覺受人怠慢了,那李頭領年紀不過三十多,卻如此托大,說他年輕氣盛,要他長見識,秦伍哪里還能忍,開口語氣已然不善:“姓李的,你憑的就敢在這里收一千四百兩?往后這條道就是老子走的,今日這一千四百兩便是不交了,往后也都不交了,你能如何?”

    秦伍心中有氣,又好似要幫自己的父親一勞永逸,老父親賺的錢,將來也都是他秦伍的,憑什么幾句話就給人交一千四百兩?這么多年,也不知交了多少個一千四百兩了。

    李頭領聞言,抬手摸了摸下巴,竟然答了一句:“一千四百兩,保五百里戈壁道路安寧,你秦家不虧!”

    秦東便是回頭怒瞪一眼自己的兒子,呵斥一語:“商隊之事,聽我的就是!勿要多言。”

    哪知秦伍理都不理,越聽父親呵斥,便越是來氣,打馬往前幾步,怒道:“爾等今日拿不到錢,若是要動手劫道,老子一一接下,若是不敢動手,夾著卵子趕緊滾蛋!”

    李頭領聞言,手抓韁繩,哈哈一笑,笑得也有幾分狠厲之色:“秦老頭,你當真生了個了不得的兒子。”

    秦東便是與李頭領連連拱手,算是賠不是,口中之語是說給秦伍聽的:“帶你上路,盼你學著走商的門道,當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還不趕緊回來。”

    秦伍哪里肯回來,依舊對著那李頭領怒目而視。正好那取銀子的老頭打馬出來,懷中一個不小的包裹,路過秦伍身側,便看秦伍拔出腰間的刀,抬刀一挑,老頭懷中的包裹便被秦伍用刀背挑了出來。可見這秦伍用刀,還真有幾分本事。

    老頭剛才也是沒有防備,見懷中銀子不見了,轉頭去看,正見秦伍手持包裹往地上一扔,近百斤包裹落地散開,一地的銀錠子散落一地。

    還聽得秦伍開口說道:“今日,這錢就是扔在這里,爾等也拿不到分毫。”

    對面的李頭領見得這番景象,散落一地的銀子,已然就是侮辱,韁繩一提,面色一獰,馬匹已然轉了一半,口中一語:“極好,是條好漢!”

    說完這李頭領馬匹轉了向,口中大喊一聲:“走!”

    兩百騎士如風而去,瞬間只留塵土漫天。秦東連追都來不及。

    “你這廝,為何要壞我的事情?你莫不是瘋了不成?”秦東氣得全身在抖。

    秦伍卻是回頭大笑:“爹,如何?你看他敢不敢動手?你就是平常太好說話,兒子我三言兩語,這什么頭領不就夾著尾巴灰溜溜逃了去?難怪你以往一趟而去,萬兩銀子都交了過路費了,今日帶了我,便給你節約了這一萬兩,回頭到秦州,我去多置辦幾個臨街門面不在話下。”

    秦東已然氣得話都說不清楚了,捂著胸口咳嗽幾聲,罵道:“你這個敗家貨啊……你這個狗東西……他這是被你嚇走了嗎?他這是去聚人馬去了,置辦門面,有沒有命活還是另說,撫恤的銀子也不知多少,這些就罷了,死了人命,要害多少人家啊?”

    秦東自然了解這些馬匪的路數,這個時候是走了,走得非常果斷。但是過得幾日,必然就會回來,那時候,就再也不是買路錢的事情了,而是殺人越貨。

    馬匪們賴以生存的營生,豈能就這般輕易過去?這一股李頭領麾下,雖然只有兩百號人馬,但是兩股呢?三股呢?十股八股呢?

    這些馬匪各自雖然有爭奪,但是這等殺人越貨的事情,聚起來太過容易了。何況還是秦家壞了規矩,更會讓沿路馬匪輕易聚起來。

    秦東明白這些,秦伍卻不明白,而是還在笑語:“爹,我這是幫你一勞永逸,聚人馬就聚人馬,來一個殺一個,來一雙殺一雙,我手中的刀可不是玩笑,且看有多少人來送死。此番以后,就算我不走這條道,這條道也是我秦家的,這才是聰明之法。今日搏他一回,往后弟兄們再來,還有何人敢來攔路要錢,往后弟兄們都輕快了。”

    一旁的種師道聞言直皺眉,拓跋王的勢力之下,這些馬匪還能縱橫來去,這些馬匪可是等閑之輩?可是能一勞永逸的?

    秦東長嘆一聲,連連搖頭,自己翻身下馬,俯身在兒子馬下,一個一個去撿那些散落的銀錠子,誰叫這是自己的兒子呢?無奈無奈。

    無奈之下,把這些銀錠子慢慢撿起,攏在包裹里,然后回頭與那老頭說道:“老包啊,再去多備銀兩,備八千兩,希望我這老臉面,還能留一個余地,還能分說幾句。”

    老頭已然在想著善后之事,如何把這件事情再回旋一番。沿路馬匪,秦東多少都熟悉,只要還有一個說話的余地,秦老頭還是想能用銀子解決事端,是如何賠禮賠罪,都無妨。

    五百號刀客,是讓一些人熄滅了殺人越貨的心思,按照規矩來辦事,而不是用來廝殺闖關的。

    老頭并非怕死,而是要負責,為那些信任他的商家負責,也為這些跟著他出門做生意的人負責,做生意,從來就是求財,和氣生財,亙古不變的道理。

    顯然秦伍,從來沒有把自己當做一個做生意的人。

    江湖江湖,江湖路遠!

    就如種師道,與秦東從來不是一路人。種師道興許可以選擇過道的辦法,但是秦伍其實并沒有選擇的余地。秦東顯然是想選擇,就是不知有沒有選擇的本事。

    秦伍見得自己的父親在馬下俯身慢慢收撿,也連忙下馬,一邊去拉秦東手中的包裹布,口中還笑道:“爹,我扔的,我來撿,你且歇息著。剛才是做給那人看的架勢,我可舍不得這一千四百兩的銀子。”

    秦東猛的一扯手中的包裹布,呵斥道:“滾一邊去!”

    秦伍好似也來了氣,說道:“爹,我可是都為了你好,更是為了我秦家的生意著想,此番當教你知道我的厲害!也讓你知道你那老古板的心思,是真的不頂用了。”

    說完秦伍轉身拉馬,自顧自往圍欄里進去,便是也賭了一股氣,氣的就是自己父親好賴不分,氣自己的熱臉貼了冷屁股。

    種師道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刀,摩挲了一下牛皮包裹的刀柄,也是搖搖頭,下馬往前,去幫秦老掌柜的收拾那一地的銀子。

    汴京,緝事廠。

    徐仲拿著一張帖子,高高興興回來了,直去找徐杰。

    徐杰正與梁伯庸伏案而寫,寫的就是那三堂會審的案卷,定奪著審理的流程,先帶哪個人犯,再帶哪個證人,審理多少條罪名,寫好定奪之后,也要送到刑部、御史臺、大理寺去。

    徐仲把帖子往案幾一放,大笑道:“杰兒,事情妥當了,九月初三,宜嫁娶,雙方定了下來,九月三號,迎親大喜!”

    徐杰翻開帖子一看,互相的生辰八字,許多的吉祥話語,歐陽正與徐仲親筆的簽名,還有謝昉作為媒人的簽名。禮已成,就等拜堂成親了。

    徐杰自然是極為開心,腦中卻又下意識出現了一個白衣的模樣,面上的笑意又止了止。

    徐仲笑道:“不必憂心,保證給你辦得熱熱鬧鬧的,馬匹車架不缺,二叔鑼鼓也打得不錯,缺幾個吹嗩吶的,到街上去尋就是,再買些紅綢段子紅燈籠,置辦一些新的錦被衣裝,這些二叔都知道如何安排。你只管辦差就是,二叔都給你安排得妥妥當當。”

    什么爭權奪利,什么拼斗殺人。徐仲只在意這個侄兒娶妻生子,兒孫滿堂。

    徐杰聽得詞語,方才展顏大笑,笑道:“二叔,讓你娶妻生子,你卻百般推脫,到得我娶妻之事,你就這么上心。不若我也給二叔去尋個良人如何?我們叔侄二人一起拜堂,喜上加喜。”

    徐杰是調笑之語,本以為徐仲會搖頭擺手,不想徐仲竟然老臉一紅,答了一句:“而今你是真的長大了,進士也中了,官也當了,馬上也要成家了,再也不需要我操心了。二叔娶上一房,也未嘗不可。”

    徐杰聞言一驚,又是一喜,蹭的就站了起來,又問:“二叔所言可是當真?”

    徐仲老臉越發的紅,點了點頭笑道:“當真,當真當真!哪家有持家的寡婦良人,娶一房回來,留在家中照顧老母,也是可以的。”

    徐杰本想說一句“要娶就娶黃花大閨女”,卻是沒有說出口,而是說道:“那我就真給二叔留心操辦一下。”

    徐仲聞言再也不答,而是又拿起帖子,起身出門,說道:“我去街上尋幾個嗩吶去。”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址:m.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彩友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