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神話版三國 > 第一千一百八一十二章 劉協,劉備

第一千一百八一十二章 劉協,劉備

    且不言曹操等人氣運化形的瞬間大漢長安的龍形虛弱了數分,單就說曹操的蟠龍之相,就讓劉協的忌憚直接上揚到了非常高的程度。?要看書·1?k?a書

    和劉備不同,劉協就算看到劉備顯化出真龍之相也最多是嫉恨無奈,東漢最讓皇帝無奈的地方在于,皇帝輪流做,今年到我家,前面的數代皇帝都是宗室之中選拔出來的。

    這也就導致,東漢末年的漢室宗親實際上都算是候選帝,而現在劉備就是候選帝之中最有可能上位的,所以顯化出來金龍,最后也是肉爛在自己劉家鍋里,跟別家沒啥關系。

    曹操的蟠龍之相,這就意味著曹操會成就人間極位,至于這個極位是什么,到底是天子還是丞相,那就要看帝王的氣度了。

    要真是千古一帝那種氣度,區區蟠龍之相,人家要駕馭也就駕馭了,根本一點都不會放在心上,因為帝王之心包含天下,區區蟠龍,就算是真龍也能駕馭。

    然而劉協并沒有千古一帝的氣度,準確的說,劉協這個人雖說聰明,但也就是實實在在的小聰明,而且性格也有些過于薄涼。

    因而在看到曹操的蟠龍之相的時候并沒有想過曹操會位極人臣,而是直接定性為曹操會強奪他的位置。

    也就這么一點點思維的差別,劉協和曹操之間原本還算良好的關系瞬間多了一條裂痕。

    至于關羽的青龍,作為圣靈,這種都屬于護國的東西,從來沒出現過說是青龍什么的逆襲了家國大寶什么的,所以關羽的青龍看起來雖說傲然,但是劉協卻給定性為國之棟梁。

    對于古代帝王來說,金龍就金龍,其他龍對于金龍的威脅還沒有那些未有化形的龍威脅大,因為龍成而定型,相由心生。你一條青龍那就是國之柱石,你一條火龍就是要行破滅之事。

    只有煌煌之金龍象征天子,實際上所謂的金龍就是黃龍,至于其他色彩的龍。天子遇到了都認為是人才,不會認為是威脅的。

    至于蟠龍這個,怎么說呢,沒有飛升的龍被統稱為蟠龍,但是蟠龍并沒定性五德。也許一輩子就是蟠龍,也許有天風雨之中便化成了金龍,誰知道會是怎么回事。

    因而對于劉協來說,運成蟠龍的曹操對于他的威脅很大,畢竟蟠龍還有一種說法就是尚未一飛沖天的潛龍!

    總之這對于劉協來說是一個非常讓他惱怒的消息,尤其是天外飛來十數道運數之光落到了曹操麾下的身上,十數人直接顯現出氣運之相,這讓劉協無比難堪,沒一個是自己的手下。??要看??書?ww?w?·1·cc

    嗯,在劉協看來。那些都是曹操的人,并不是漢室的人,尤其是在蟠龍之相出現在之后,劉協就完全不認為曹操是漢臣了。

    劉協一直認為就是大漢朝獨一無二的天子,所有的東西都應該歸屬于他,當然現實卻是很多東西都不屬于他,甚至氣運之光當著他第一次在大朝會張揚揮舞的時候,重重的打了他的臉。

    看著關羽的青龍,荀彧的麒麟,典韋的刑天。曹操的蟠龍,甚至連曹洪都顯露出來一個貔貅,那個時候劉協無比的憤怒,憤怒!

    怒蒼天不開眼。怒自己不爭氣,怒臣子居然無視于他,在看到那亂糟糟的異獸之相后,劉協憤怒的一甩袖子直接離開了,卻不知道,正因為那一袖子。長安天空的龍影再次稀薄了無數。

    就連劉備都知道冀州天空的金龍氣運就是他自己,他的運數是整個治下百姓,官員,當時在場每一位能臣干吏的氣數一同顯化出來的,但是那就是他的氣運。

    這就是劉備的自信,雖說他不會去獲取天子之位,不會去簪越,但是他知道一點,那就是在那五州之地,除了他有資格享有那條金龍,其他人都不夠資格。

    陳曦并沒有認他為主,劉備很清楚,然而劉備也不介意陳曦這樣下去,陳曦交給他的從來不是帝王心術這種權謀之法,陳曦從一開始就給他選擇了一條最正確的路。

    “沒什么比強大自己,比掌握自己手上的每一份力量更重要了。”陳曦如是給劉備教育,而劉備也就如此學習的。

    因而劉備最后成功學會了有功就賞,有錯看著罰,以及軍權必須抓住,雖說治下治政什么的劉備只是刷個臉,不做什么,但是劉備卻牢牢的掌握了五州之地。

    將適合的人放在適合的位置上,不要去限制他們,自己做自己擅長的東西,帝王心術可以不會,但是蛇無頭不行,他需要作為頭領,就算所有人都不知道他是頭領,只要他握著頭領才有的力量就行了。

    “在過底線之前,玄德公你需要容忍,但是在過底線之后,那就不要客氣了,雖說我對壇壇罐罐看的很重,但那些并不是必須的。一看書?w?ww·1·cc”陳曦對于劉備的君主教育很散漫,散漫到看不到君主。

    溫溫和和可以團結人心,但是雷厲風行在某些時候也必須表現出來,可以讓人小視,讓人無視,但是在需要你站出來的時候,你必須展現出你作為君主的力量,不需要時刻刷自己的存在感,要謹記天下最鋒銳的劍就在你的手中。

    韜光養晦低調做人,但劍必須要在手,只有劍在手,你說話才有份量,不要管別人如何辯駁,任何想要拿走你手中劍的人,都是敵人,不要管是為了你好,還是為了什么,你要緊握住劍!

    劍在手,威德加身,你就是君主,其他的都是虛的,仁也罷,德也罷,做自己該做的事情就夠了!

    只有握住劍,你的仁德才是真正的仁德,沒有劍,沒有貫徹這種仁德的力量,你的善就只能是偽善,用仁德去駕馭劍那就是王者之劍!

    劉備不懂帝王心術,劉備放權放的在曹操看來簡直就是腦子有洞,但是劉備在獲得麾下忠心的同時,也完全理解了陳曦的教育,這也是一種帝王心術,不過更簡明。更適合自己這種人。

    因此劉備可以很自信的說,自己就是青徐冀兗豫五州的老大,而且是實打實的老大,代表著劍器的軍隊。代表制衡的賞罰他從未放開過,他只需要把握住這兩部分,沒有人能動搖他的位置!

    這也是為什么劉備在政權上的存在感基本沒有,大多時候都是陳曦代為處理,因為不需要。劉備知道民生治國,沒有人比陳曦更優秀,同樣劉備也清楚,就算將民生全部交給陳曦,他和陳曦也不會有變化。

    這種變化不是指人心的變化,劉備清楚陳曦的性格,更清楚在陳曦將那部分另類的帝王心術教給他之后,不管是誰坐在陳曦那個位置,都不可能動搖到自己。

    這就是自信,這就是王道。就算經濟,民生,文化,外交所有的非軍事實力全部給了別人,只要劉備自己沒問題,那么大不了就是再打一場必勝之戰,形勢再壞也不會比興建泰山的時候更壞。

    更何況那些軟實力可能全部反叛嗎?這根本不可能,所以劉備知道他不需要去抓這些東西,他只用抓住軍權和賞罰任免即可。

    劉備給過陳曦任免五州官員的權力,不過陳曦大多時候都只是任免六百石之下的小官。而且陳曦基本不插手軍隊的升遷調度,最多是建議一番,雖說陳曦給建議就跟鐵板釘釘一個鬼樣。

    這樣的結果就是劉備看似非常沉寂,但劉備卻穩穩地抓住著所有的兵權。武將除了趙云基本不怎么出現在陳曦這邊的,軍政不同時沾手是陳曦一直保持的底線。

    當然這個底線的結果就是劉備也跟著有樣學樣,到現在劉備基本不怎么出現在政務廳了,但是劉備基本上能將他麾下屯長以上的武職全部認識,這是何等的可怕!

    陳曦到現在沒將文官團體郡縣級別的文臣認完,結果劉備已經做到了將所有的屯長以上武職全部認識的程度了。甚至偶爾任免一個牙門將,劉備都能將那個人的功績全部復述出來。

    做到這個程度之后,如果有人能兵變將劉備推翻,陳曦直接跪了,這種程度柴榮,李世民去了都沒用了,那群出身卑微的中層軍官得知劉備認識他們每個人的時候,那眼淚流的……

    就差拍著胸脯保證以后上戰場絕對是沖鋒在前,撤退在后了,所以軍隊真的是劉備的軍隊了,陳曦估計劉備一天在軍營里面晃估計就是為了認人……

    這些東西組成了劉備的自信,這便是他和劉協最大的不同,他從來不需要將一切權力抓在手上,他只需要抓住能保護自己,保證治下按著自己想法運轉的力量就夠了。

    至于其他的力量對于劉備來說并不重要,他的賞罰任免權在這柄劍的保證下,足夠他毫無保留的施展出來,雖說劉備覺得陳曦活著的時候,文官那邊他實際上完全不需要去看護的。

    當然劉備雖說不干涉政務,但是偶爾還會去刷一刷自己的存在感,雖說他從來不覺得自己能有什么好的解決辦法,但是他會出難題,沒有什么比出難題更能展現出存在感了。

    雖說大多數的時候劉備找出來的茬不是被人分分秒解決,就是被人研究一段時間解決,但是劉備依舊是樂此不疲,畢竟陳曦說過,能找到問題就說明有改進余地。

    因而劉備主要做的事情就是穩定軍心和觀察民生,劉備的做法都很簡單,穩定軍心就是在軍營里面轉,觀察民生就是在城里城外轉,總之就是到處轉。

    反正劉備長得就是一個大眾臉,就是胳膊有點長,本身也當過雜兵,干過賣草鞋的,所以他根本就不需要裝,本色出演,很容易就能和中下層老百姓和普通雜兵混成一個團體。

    所以劉備要搞真實情況還是很容易的,瞎扯淡就行了,找個老鄉要碗水一喝,然后扯一扯今年收成啊,最近生活下,還缺啥,很快劉備該知道的就知道了。

    劉備自己實力也有煉氣成罡,也不存在被人打的問題,而且劉備以前就是勞苦大眾,所以閑扯的時候也不會露出馬腳,因此倒也沒幾次被人認出來。

    不過也因為劉備轉的多,所以治下真實情況很難瞞住劉備,劉備現問題就去找李優,基本李優就能解決,如果李優解決不了,那就找陳曦,這么多年,除了劉備問了一次怎么解決貪污……

    因而對于劉備來說別說陳曦蹲了一個大號的九尾白狐,就是陳曦那里盤了一只金龍劉備都不會有太多的感覺,他很自信!

    不過這也算是陳曦來到漢朝之中一大成功了,雖說他沒有特意的去推行軍政**,但是由于劉備的自覺,軍務和政務已經開始逐漸的分割開了,雖說沒有徹底割裂,但是卻也出現了分工。

    這也算是一種好結果,不過萬事有利皆有弊,陳曦自然明白其中的弊端,決斷權有時候真的是需要下放的,所以現在陳曦盡量維持著軍務和政務半分開,但卻也沒有杜絕兩邊都抓的情況。

    至于未來如何,實際上能走到現在陳曦已經非常清晰了,經驗,歷史都不足以作為憑證了,政治環境才是注定未來使用什么政體,在陳曦改變時代的同時,時代也在同化著陳曦。

    劉備未來走的路陳曦看不清,不過劉備現在的情況陳曦非常的滿意,如果一直保持現在的態度,陳曦自信能在劉備老去前的一天讓他看到什么叫做宗越祖。

    這就是陳曦所擁有的自信,就像陳曦不擔心劉備會給自己使壞一樣,他做著自己的事情,劉備做著自己該做的事情,他們都是為了一個目標,都趴在一個戰壕。

    人心到底是什么,劉備不知道,陳曦不知道,劉協也不知道,但是其中的復雜劉備和陳曦都知道,而劉協不知道,所以陳曦不會去試探劉備,同樣握著劍的劉備也不會去試探陳曦。

    劉備自信陳曦的劍不會指著自己,雖說劉備并不知道陳曦的劍在哪里,同樣陳曦自信劉備的劍不會指向自己,他能看到劉備的劍,是民心,是軍心,也是恩威并重的王者之心。

    ps:除夕夜了啊,祝大家新年快樂了,對了月票紅包什么的不要了,作者這書其實對于月票榜就是緩緩水……

    ...

    ...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彩友网官网